第050章 不可理喻(1/2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

    李倩倩連懟了范建明幾句,就是想看到他一臉尷尬的樣子,沒想到范建明不僅面無表情,貌似還有點坦然受之的樣子,好像還真是個富豪似的。

    李倩倩既感到無趣,又特別惡心。

    心想:這貨不僅賤,而且還學會了裝筆!

    李倩倩收起了笑容,冷聲道:“你中午跟我爸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是他約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們之間的事都跟他說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沒有必要瞞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嗎?我爸回病房之后,就不打算動手術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約我來是興師問罪的?”

    李倩倩不屑地笑了笑:“興師問罪不敢當,而且也沒那個必要,畢竟那是我的父親,跟你一毛錢關系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談談跟我有關系的事情吧,是不是打算跟我去領結婚證?如果是的話,現在就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“犯賤,幾個意思呀?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,可不是一條漢子所應該做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服務生這時走了過來,把他們點的咖啡放在桌子上,然后說了聲“慢用”,才唯唯諾諾地退身離開。

    李倩倩看了服務生一眼,轉而譏笑范建明道:“你看看,我還從來沒見過有人把服務生嚇成這個樣子,人家居然把你當成了大款,你能不能在我面前,也表現出那種大款的大氣來?”

    李倩倩也是腦殘,既然她沒看見任何有錢人,能把一個服務生嚇成這個樣子,那么服務生看到范建明之后,之所以有這種緊張甚至是恐懼的表現,就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她自己不去好好分析,卻一昧拿這一點來取笑范建明,范建明都忍不住在心里長吁短嘆,覺得自己真是有眼無珠,怎么會暗戀這種貨色這么多年?

    范建明有些不耐煩地反問道:“你到底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裝什么蒜?明知道方雅丹的六十萬對我很重要,而且她開出的條件你也清楚,這個時候跟我去打離婚證,貌似挺男子漢的,好像不愿意脅迫我似的,其實就是小人作為,不就想把我逼上絕路嗎?”

    “OK,我收回剛才說的話。請你告訴我,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 :/

    “我父親明天動手術,接下來的一周時間,我天天晚上要照顧他,既沒有時間,也沒有心情跟你做那種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哪種事情?”

    “接著裝吧,不是跟你說過嗎?我現在正好是危險期,如果今天晚上不做那種事的話,恐怕就要等到下個月了。”

    范建明長長地嘆了口氣,問了一句:“你還愛著張國棟對嗎?”

    “這跟你有關系嗎?”李倩倩不屑一顧地譏笑道:“我們之間只是交易,和愛無關,你別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說,你那么愛張國棟,張國棟真的愛你嗎?”

    “又開始犯賤了是嗎?我說犯賤,現在我們談的是你我之間的事情,跟別人沒有關系。” 電腦端:/

    李倩倩以為范建明接下來一定會說,如果張國棟愛她的話,就不會顧及父母的反對。

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十五选五胆拖投注表